加来海战的故事

 

在鲸波浩渺的大西洋上,五艘西班牙船只组成的船队,正开离背风群岛向东行驶着。这些船上装着从美洲掠夺来的金银、珍宝与各种物产。西班牙的船长与船员们都非常高兴,有的喝着酒,有的啃着牛排,有的竟在颠簸的甲板上跳起斗牛士舞蹈。

当西班牙船队抹过背风群岛东端一座小岛时,忽然发现右侧有七八艘船向他们开过来,上面挂着英国国旗,船头与船尾还各桂有一面饰有长刀图案的白旗帜,船上有荷枪的水手与青黑色的钢炮。西班牙船员们知道遇到海盗了,便一面向北转舵,扯足风帆,一面让快枪手们伏于舷内,准备射击。可是,英国海盗船行进得飞快,而且连发几炮以示警告,西班牙船队不敢再逃,便被英国船用长钩搭住。

西班牙船队的队长走上船头,大声问,“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挂英国旗的船队中的一艘大船上,站出来一个人说:“告诉你也可以,我就是德雷克。我们是英国船队。抱歉,我们是专门来收取你们的东西的。

你们的东西不都是从亚美利加枪来的吗?”西班牙船长眼睛一瞪说:“你们也可以到亚美利加去抢嘛,为什么抢我们的?”德雷克冷笑道:“你们既然给运来了,何必我们去亚美利加?我们是替亚美利加人向你们索还财富的!”说着,打了一个手势,英国船上的海盗们便跃上了西班牙船,顿时枪声大作,西班牙的快枪手们抵敌不住,被打死打伤多人。剩下的枪手被缴了械,和其他船员们一起,通通被锁入后舱中。

德雷克手持长刀,指挥手下的众海盗把西班牙船上的金银财宝与货物在自己船上搬运,搬了半天,总算搬得差不多了。

德雷克把受了伤的西班牙船长叫出来,用长刀戳了戳船板,对他说:“我们给你们留一点东西,好不让你们空手而回,我们海盗比你们强盗要仁慈得多。你过去瞧瞧,四桶淡水,四袋粮食。我们就不把你们的船凿沉了,以便下次你们再给我们搬运财物。”西班牙船长一声没吭,心中在盘算着一个主意。

德雷克的船队杨起了风帆,得意地向英国驶去。

被德雷克洗劫一空的西班牙船队回到西班牙后,船长向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作了报告,腓力二世很是气愤,立即通知西班牙驻英国大使馆,让驻英大使与英国交涉。西班牙驻英大使去谒见英国国王伊丽莎白,说:“尊敬的陛下,贵国德雷克船队在背风群岛劫掠了我国五船财货,并打死打伤我国船员多人。兹谨奉吾国国王之命,要求贵国惩治海盗、赔偿损失,并保证以后不再出现此类不愉快的事件。”伊丽莎白半闭着眼,等大使说完,一闪长长的美丽睫毛说:“你说德雷克是海盗,你们是什么?你们才是海盗。德雷克把你们海盗抢来的东西收取了,总比你们把美洲老百姓的东西抢了好得多!你们西班牙,才应当惩治自己的海盗,并保证不再到亚美利加去抢掠。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去抢掠,怎么会碰上我们的英雄德雷克呢?”伊丽莎白略停了一会,又说:“大使先生,我们正要邀请您明天去参加一个庆祝会呢。”说完,伊丽莎白便从宝座上站起来,款款地离去了。西班牙驻英大使只好讪讪地退出。

第二天,西班牙大使按时到了指定地点,伊丽莎白把他安排在客位上落座了。原来,这是伊丽莎白为德雷克的胜利而举办的庆祝大会。会上,伊丽莎白微笑着赞扬说:“德雷克船队很了不起,做出了辉煌的业绩,这是我们英国人的骄傲!现在,我册封德雷克为贵族。”而后,伊丽莎白又带领官员们及大使们去视察、参观德雷克的船队。西班牙大使气得眼睛直翻,中途溜走了。

几年之后,就是1586年,德雷克的船队又扩大了,便去袭击西班牙在西印度群岛的一处行政中心圣多明各,把守卫城市的舰只烧掉,把枪支弹药抢打,并到该城附近大肆抢掠、搞得西班牙十分恼火。

次年,即1587年,德雷克又率舰队闯入西班牙本上的加的斯港,一举击毁了三十来艘西班牙船只。

德雷克在外面劫取了财富、珍玩之类,总要挑出极精美、新奇的物品向伊丽莎白进贡,伊丽莎白很赏识他的精明、强悍、知礼,便任命他为海军大将。

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对英国向海外扩张本来就很不满,加之德雷克屡次侵犯西班牙的利益,而伊丽莎白又是德雷克的靠山,所以,很想除掉伊丽莎白。无奈的是,在此期间,原先属西班牙统治的尼德兰地区爆发了革命,腓力二世无力也无暇与英国抗衡。而英国为了削弱西班牙,便帮助尼德兰革命力量,允许尼德兰海上游击队使用英国港口作为驻扎、躲避和出击的基地。

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派人去英国,表明想与英国方面谈判,彼此互不相侵的意向,但伊丽莎白不予理睬。使者回到西班牙,告诉腓力二世一个情况,说:“现在只好采用诡计了,‘一条诡计胜过十万大军’呀。我到英国暗中去会见了英国天主教人士,和他们商量,可以采取联合行动,就是设法把信奉天主教的苏格兰女王扶上英国王位。国王您一定知道的,那苏格兰女王玛丽是因为1568年苏格兰发生了政变而逃到英国的,后来她就被伊丽莎白囚禁起来了。如果我们把她扶上英国王位,她一定会同我们西班牙友好的呀!”腓力二世越听越高兴,左手托着下巴说:“那么,怎样才能把伊丽莎白除掉呢?”那使者向左右窥视了一下,便低声说只要如此如此便可以了。腓力二世听罢大喜,一拍大腿说:“就这么着。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办成了回来重重有赏!至于你要活动经费什么的,只管告诉我就是了。”西班牙使者化装成平民的样子,渡海到了英国,找到早失已有联系的天主教人士,把厚礼奉上。天主教决定派三名勇敢的天主教徒去刺杀伊丽莎白。

不料,这三个人中有一个临时变卦,把谋刺的消息告诉了伊丽莎白宠信的官员。伊丽莎白得知后,立即下令处死玛丽,而且设下圈套逮捕了另两名行刺人,录出口供后,立即处死。还把天主教会也看管起来,并逮捕了几名主谋者。

西班牙使者得知阴谋败露后,匆忙化装成商人逃回了西班牙,向腓力二世报告了情况。

腓力二世听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一个绝好计谋化作了泡影。”停了片刻,又一捏下巴说:“不动武是不行的了,动武!”到1588年,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为了远征英国,耗费了大量资财,已装备成一支庞大的舰队,号称“无敌舰队”。这支舰队包括一百三十艘兵船和运输船,船员和水手七千人,步兵二万三千人,以大贵族麦地纳·西多尼亚任舰队司令。

腓力二世派遣特使去给麦地纳·西多尼亚送达诏令:“举世无匹的无敌大舰队,勇敢前进,直捣英伦三岛,务擒伊丽莎白母狗,并将她的宝座焚毁!”又一并送去一百三十面金字大旗,旗上大书“无敌舰队”字样。

1588年5月,作好充分准备后,无敌舰队便从西班牙兼管的葡萄牙海港扬帆出征。在浩浩茫茫的大海上,这支舰队宛如雄伟的巨龙,冲云涛、击巨浪,乘长风呼啸而进。

到7月下旬,无敌舰队驶抵英吉利海峡,计划前往弗兰德尔去运载那里的西班牙军队,而后直捣伦敦。

原来,英国在西班牙的密探,早已探知西班牙组建了无敌舰队,要去袭击英国。英王伊丽莎白把昔日为英国在海上劫掠有功的德雷克和另一名冒险家豪金斯找来,对他俩说:“朕素知你们二人是极勇敢的,不但有航海、海战的经验,更有与西班牙作战的经历,西班牙人听到你们的名字就会丧胆的。

现在,西班牙造出了什么‘无敌舰队’,已经向我们开过来了,你们敢不敢去打掉它?”德雷克一笑,说:“陛下放心,那西班牙算个什么东西?只要陛下信得过我们,我们一定会向您呈送捷报的。”豪金斯也说:“我的天性和乐趣就是冒险。可惜的是而今世界上似乎已没有什么险好冒了。这‘无敌舰队’正好是送给我的一次小小的冒险的机会。

我干过的事,在一般人看来是冒险,在我看来,该叫做必定成功。对此,国王不是不知道的呀!”伊丽莎白知道二人的性格,并不计较其言词的粗鄙,只是认真告诫说:“此次可不比寻常,他们的战舰很多,兵士也很多,你们还是要小心注意,不可轻视。更要会用计,不能仅凭血气之勇去冒险、硬拚的。”两人听了点点头。

略停片刻,伊丽莎白又说:“战舰、武器、弹药、人员、给养等,你们要多少,我就给多少。你们一定要打赢。从今以后,要让西班牙再也不敢正眼看我们英国。”说罢,伊丽莎白拿起两只极其精美的盒子说:“等你们战胜回来,我将亲自把这表示最高荣誉的黄金勋章给你们佩带上。”二人大喜,告退了出来。

德雷克与豪金斯及其他将领一起商量如何攻击无敌舰队。豪金斯说:“据我得到的信息,那‘无敌舰队’的战船都是些庞然大物,粗重蠢笨,运转不灵。而我们却多是轻舟快艇,进退便捷。我们就和他们来个捉迷藏,把它引到水浅或礁多的海域,让它搁浅、触礁,最后,那不就变成一条搁在沙滩上的巨鲸了吗?哈哈!”德雷克说:“这个办法妙,与我想的一样。另外,据密探报告,那什么鸟‘无敌舰队’上的火炮,口径虽大,射程却有限,而我们的火炮则可以进行远距离射击。所以,不能与他们靠得太近,只远远地打就是了。”其他将领们又各讲了一些话,于是商量已定,决定把战舰分成几个战斗组,准备分别从不同角度去攻击。

再说西班牙无敌舰队司令麦地纳·西多尼亚,几天来一直没有好气。这一天又在指挥舰上发脾气,骂道:“都是些什么蠢猪,今天都8月6日了,怎么弗兰德尔那边的军队还没有来?再不来,还会什么师?不会师怎么去攻击伦敦?”此时,忽有人来报告说:“弗兰德尔方面来人报告情况了。”麦地纳·西多尼亚听了眼睛一亮,心想:会师的军队总算来了。于是,把来人召进大舱,来人报告说:“因为军需没有筹备充足,所以,请司令再等一些时候……”麦地纳·西多尼亚一听,火冒三丈,把拳头往桌上一击,震得杯子乱蹦,恕喝道:“什么军需不充足?早干什么吃的?已经多长时间了,你们的主将大约真正是个饭桶!现在,英国舰队尾随着我们,我们不能再等了。快回去告诉你们那些不中用的将官们,让他们自己想办法找船只迅速向伦敦运兵。

我们先走一步了。”说完,手一挥,再也不理来人,自己转身出了大舱,来人只得匆匆回去报告。

1588年8月7日夜间,德雷克和豪金斯各率一队装满浸着油的芦苇的船,从西北方悄悄接近无敌舰队。在离无敌舰队四五百米的地方,把火船一齐点着,二十余只火船在强劲的西北风的吹送下,向无敌舰队飞窜而去。无敌舰队的水手和兵士此时已入睡,每艘船上只有几个值夜的兵卒。值班兵卒忽见火焰从水面上滚滚飞来,都吃惊不小,连忙拉响警钟。但此时火船已经烧了过来,把无敌舰队的七八艘大船引着了火,顿时火焰冲天,无法扑救。

其它战舰纷纷仓忙起碇,向远处避去,彼此相撞,叫骂声不停。有几艘触到暗礁,有几艘擦到浅处的海底。整个无敌舰队阵形大乱。

麦地纳·西多尼亚从梦中惊醒,见自己的船队遭此突然袭击,气恼万分,把几艘失事舰只上的军官叫来,狠狠训斥了一顿。而后,令人去通知各舰,作好准备,明天消灭英国舰只。

德雷克与豪金斯及其战士们在放走火船时,早已跳上小船,划桨逆风而去,遥望无敌舰队的船只上冲霄而上的火焰,哈哈大笑。

1588年8月8日,在加来海峡(即多佛尔海峡)东北的海面上,西班牙无敌舰队的大型战舰,一艘艘高高耸立,首尾相接,扬满风帆列成城墙也似的战阵。麦地纳·西多尼亚站在塔顶上拿着望远镜四面了望,只见远处有几队船体不大的战船。便放下望远镜,呵呵大笑道:“原来只是些小跳蚤,昨天晚上还来骚扰。”于是令旗手发旗语,准备好在敌船靠近时狠狠打击。

这一天,海上仍刮着强劲的西北风,只见从西北方驶来十余只拴着英国国旗的战船,越来越近,麦地纳·西多尼亚一声令下,无敌舰队百炮齐鸣,火蛇飞空,转瞬间就把那些挂有英国旗的战船击得粉碎。麦地纳·西多尼亚哈哈大笑起来,说:“不堪一击!”他刚刚笑罢,只见西北方又驶来八九艘挂有英国国旗的战舰,便又下令:“狠狠地打!”于是无敌舰队又众炮齐发,如吐出一条条火龙,把那些挂有英国旗帜的船打得七零八碎,船板飞上半空。麦地纳·西多尼亚又哈哈大笑,不禁拿起望远镜来瞧瞧,一看,却不见一个落水的英国士兵,心中有些纳闷。

原来,德雷克和豪主斯是故意放出两队破旧的空船,上面并无战士,为的是让无敌舰队射击,以试探无敌舰队火炮的射程到底有多远。经过两次试探,德雷克和豪金斯已经心中有数,便从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四个方面以火炮远射无敌舰队。这一炮,那一炮,那一炮,这一炮,纷纷落到西班牙的舰队中,有的桅杆被炸断,有的船舷被穿透,有的船头着了火,有的船尾被炸散。

麦地纳·西多尼亚一再下令射击,但炮弹打不到英国船只,纷纷落入海中,溅起一丛丛水柱和飞沫。麦地纳·西多尼亚下令分成四组追击,但英舰进退灵便迅捷,边退边打,英舰仅有少数被击伤,无敌舰队却被击破、击沉多艘。

海战进行了好长时间,双方炮火均渐渐稀疏,最后,终于沉寂下来,原来双方的炮弹都已用尽了。

双方激战方酣之时,海面的西北风已转变为西南风了,麦地纳·西多尼亚便下令舰队向北撤逃,准备绕过苏格兰、爱尔兰回西班牙。无奈船上的帆樯,桨橹坏了很多,又乏食物,不少战士因多日海上航行已生了病,有的濒于死亡,却无足够的药品。更有一些被击破的舰只,在海风海浪中沉入海底,不少战士被溺死,也有残损的舰船漂到英格兰岛的海岸边,那些爬上岸的西班牙兵卒,就被英军或民众杀死。

无敌舰队的失败大军,驶达爱尔兰的西海岸,麦克纳·西多尼亚才松了一口气,对他的侍从说,“此次舰队的胜负,原因有两条:一是风向不对,这呆风总是有利于敌而不利于我;二是佛兰德尔的军队迟误了军机。但是,只要有我在,我们西班牙早晚要出这口闷气。”正在他说得起劲的时候,忽然天色大变,天际狂怒的风暴卷着黑云呼啸而来,转瞬间,巨浪如山直冲过来,把无敌舰队的大船吹得东倒西歪南倾北斜。麦地纳·西多尼亚连连在胸前面十字,乞求上帝保佑。但这一阵排山倒海的风暴,又把无敌舰队的船只吹翻掉不少。

沮丧的西班牙大贵族、无敌舰队司令麦地纳·西多尼亚最后总算带着寥寥无几的残破的战舰灰溜溜地驶回本国。腓力二世得知舰队覆没后,气得说不出话来。

再说那佛兰德尔的西班牙军队,因为知道无敌舰队吃了败仗,也没有敢单独渡海去攻击伦敦。

德雷克和豪金斯统领的英军,在此次加来海战中只阵亡了一百多人,却摧毁了“无敌舰队”,英王伊丽莎白大加赞赏,给他们挂上了金光灿烂的勋章,赏赐了许多财物。

上一篇:德国农民战争的故事
下一篇:激战勒颁多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