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火焰的故事

 

阿尔巴尼亚中部有座克鲁亚城,它背山临水,形势十分险要,是阿尔巴尼亚的战略要地。

1443年11月3日傍晚,冷风嗖嗖,夹杂着绵绵细雨,一支三百多名骑兵组成的队伍,风驰电掣地从多瑙河畔的前线返回,直奔克鲁亚城。马蹄碰击着山路的岩石,在夜色里飞溅出许多火星。

这支骑兵队伍的首领叫斯坎德培,是一位38岁的年轻将领,他披着一件黑色大氅,骑马驰骋,大氅就像鹰的巨大翅膀,急剧地上下扑扇着。他的深陷的双眼里,射出坚毅的光芒,这光芒穿破黑暗,掠过一闪而过的山崖、树木,直向前方。他带着这支骑兵队伍,是要去夺取被土耳其人控制的克鲁亚城。

十四世纪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占领了包括阿尔巴尼亚在内的巴尔干半岛。阿尔巴尼亚人民便同土耳其侵略者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斗争。斯坎德培就生活在这样一个火热斗争的年代里。他的父亲吉昂·卡斯特里奥蒂大公,不甘心匍伏在土耳其苏丹的脚下,暗中活动以谋取独立,不幸被敌人觉察。

土耳其苏丹令他将自己的三个儿子作为人质,送往奥斯曼帝国的京城亚得里亚堡。就这样,1423年,18岁的斯坎德培离开了祖国。斯坎德培原来的名字叫乔治·卡斯特里奥蒂。土耳其苏丹见乔治身强力壮,灵活机敏,就送他到军事学校学习,想把他培养成忠实的奴仆。苏丹还给他起了一个土耳其名字,叫斯坎德。乔治怀着报仇复国的坚强决心,刻苦地学习骑马、击剑等军事技术,在军校取得优异成绩。毕业后,苏丹赐以“培”的称号(一种封建军街)。

以后,人们就习惯地叫他斯坎德培。1438年,苏丹任命他为阿尔巴尼亚克鲁亚城的苏巴什(军事行政长官)。他到任之后,以公开官职为掩护,秘密派人到全国各地串联,积聚力量,决心赶走土耳其侵略者。1443年秋天,有利时机终于到来了,土耳其人在多瑙河前线遭到匈牙利人民的顽强抵抗,战事吃紧。苏丹连忙派出增援部队,同时命令斯坎德培带领一队骑兵随增援部队一起上前线。然而,匈牙利人勇敢善战,渡过多瑙河,把增援部队也打得落花流水。土军前线崩溃,后方空虚,斯坎德培决定趁机发动反土耳其人的起义,光复祖国。

克鲁亚城出现在斯坎德培眼里了,这座山城雄踞在陡峭的山腰,虎视耽耽面对着不速之客。夜色着,城里闪烁着灯火,远远望去,就像野兽阴森森的眼睛。斯坎德培带骑兵上前线后,这座山城就被土耳其军队接管了,兵营里驻扎着一千多名土耳其士兵,防守严密,斯坎德培这支300人的骑兵队伍,要攻下它是很难的。

斯坎德培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将骑兵们带进克鲁亚城附近的一片森林隐蔽起来。有个年轻骑兵不解地问:“土耳其人不会料到我们会从前线杀回来的,为什么不玫城打他个措手不及呢!”斯坎德培说:“克鲁亚城在半山腰上,只有一条小路可通,两边都是深涧。那小路三匹马并排,都要挤下山涧里,很难攻城。再说,那城墙是硬山石砌成的,有几丈厚,炮火都轰不塌。

所以,不宜强攻,只能智取!”那年轻人又问:“怎么个智取法呢?”斯坎德培说:“别忘了我是克鲁亚城的苏巴什哟,我可以带少数人敲开城门进去呀!”年轻士兵连连点头说:“这办法好,我们悄悄跟在你后面,城门一开,就冲进门去!”斯坎德培摇摇头说:“不行,土耳其兵多于我们几倍,我们三百来人进城,还不够他们一口吃呢。你们隐蔽在森林里不要出来,等我进城后和敌人周旋,等他们酣睡后,我再派人打开城门,杀他个出其不意!”斯坎德培带着十几个警卫,牵着马,往通向城门的山路走去。他们故意大声说话,以引起守城兵的注意。果然,城墙上一阵骚动,亮起了数十支火把,一个土耳其兵尖着嗓门大声吆喝:“喂,什么人,站住!”斯坎德培仰着头说:“喂,扔下一支火把来,看看我是谁?”上耳其兵果真扔下一支火把,斯坎德培不等火把落地就接在手里,往自己脑袋凑了凑说:“看清楚了吧!”火把的红光里,出现了一张生动的脸:一双浓眉下,深陷的眼睛闪亮如星;高鼻梁下,宽厚的嘴唇紧抿如弓,两腮是浓密的短须,土耳其兵认出他是谁了:“哦,是苏巴什呀,你怎么从前线回来了?”斯坎德培说:“既然知道我是苏巴什,还不快打开城门。这鬼天气,下着雨哩!”土耳其兵说:“对不起,苏丹有令,晚上任何人来都不准开城门,有事到天亮再说,苏巴什,委屈你了!”斯坎德培骂了起来:“混蛋,我是奉苏丹之命回来的。前线情况紧急,苏丹命我回来加强克鲁亚城的防御,你贻误军机要砍头的!”土耳其兵说:“我乱开城门也要砍头的哇。你说奉苏丹之命,有军令文书么,有军令文书,我也好对上级有个交代呀!”斯坎德培说:“有哇,我这里就有苏丹的军令,注意,我用箭射上来!”他料到城门难开,早就伪造好一纸军令。土耳其兵看不出什么破绽就打开城门,放斯坎德培一行进去了。

斯坎德培回到自己的官邸,派警卫去土耳其军营把大小头目请来,让他们看了伪造的军令。说了一通前线吃紧,后方要加强防守的官话。大小头目也介绍了城里的兵力部署。斯坎德培装作很满意的样子,说:“苏丹这次让我回克鲁亚城加强防守,我觉得担子很重,现在有你们协助,我心里踏实多了。这样吧,我一路上又饿又渴,我已让女仆准备了酒菜,你们陪我一块儿喝几怀如何?”大小头目一听有酒喝,个个眉飞色舞。女仆端来了许多菜,有冻子鸡、熏羊腿、咸肉片、洋葱杂拌,香气扑鼻,馋得大小头目直咽口水。

斯坎德培又让女仆从地窖里取出葡萄酒,说:“这酒都藏了10年了,今儿和诸位喝个痛快!”大小头目开始有点拘谨,特到三杯酒进肚,被酒精一烧,也就不知东西南北丑态百出了。他们有的不用刀叉了,抓着冻鸡肉片就往嘴里塞;有的酒杯扔到地上了,提了酒罐就往嘴里倒,没多一会儿一个个都烂醉如泥。

斯坎德培派人悄悄到城里各大街小巷,把阿尔巴尼亚地下秘密组织联络起来,约定等城门墙上烧起火堆,便一齐冲向上耳其军营。安排完毕,便开始处理烂醉如泥躺着趴着的大小头目,将他们捆了起来塞进地窖,地窖口再压上木板,活活地将他们闷死在里面。

那么,斯坎德培和大小头目一杯杯对饮,为什么没醉呢?原来,机敏的女仆领会了主人的意图,在大小头目酒怀里悄悄放了麻醉药。

凌晨一点,克鲁亚城淹没在浓酽的夜幕里,土耳其军营里没有一丝灯光,士兵们都进入了梦乡。全城静悄悄的,只有几条野狗,偶尔发出一、二声吠叫。斯坎德培见时机已到,立即率警卫接近城门,将睡眼朦胧的守城哨兵杀了,打开城门,并在城头燃起一堆大火。那300名骑兵策马一拥而入,各大街小巷也亮起火把,响起一片呐喊声。骑兵和地下组织的起义军,汇合成一股洪流,直捣土耳其军营。经过激战,天亮时,全歼土耳其守军。斯坎德培庄严宣告:自由的阿尔巴尼亚光复了!克鲁亚城上升起了一面鲜艳的双头鹰红旗,它像自由的火焰,在蓝色的天空中飘扬!土耳具苏丹穆拉特二世得知阿尔巴尼亚独立的消息,焦急得坐卧不安,他感觉到奥斯曼帝国在巴尔干半岛的统治开始动摇了,他急忙派阿里巴夏率2.5万军队前去镇压。斯坎德培佯作退却,把敌人诱入伏击圈,一举全歼来敌。苏丹吃了一惊,他想不到在他眼皮底下成长起来的斯坎德培竟然如此厉害,他决定亲自出马,于1450年5月,率10万大军,再次扑向克鲁亚城。

斯坎德墙只有1.8万军队,但他并没被5倍于自己的敌人所吓倒。他沉着地作了战斗部署,将军队分作三支:一支约1500人,由乌兰指挥,留城坚守,另一支约8000人,他亲自率领,驻扎在克鲁亚城以北的山上,其余的人编成几支小分队。机动灵活地打击敌人。

土耳其苏丹的10万大军,在克鲁亚城四周搭起了营帐。四周山林崎岖,营帐星罗棋布,无法集中起来。苏丹并不急于发动进攻,他站在一块高地上,眺望孤零零屹立在山腰的克鲁亚城,觉得它太微不足道了,10万大军一人吐一口唾沫,也可以淹没它哩。观察了一会儿,他觉得饿了,就走进营帐,命令部下端上晚餐。晚餐是烤全羊,黄澄澄的羊肉上洒了盐和香料,挺吊人胃口的。苏丹用刀割了块肥羊胛,一边大口吞嚼,一边对他的心腹将领伊阿克说:“伊阿克,你听着,以我的名义写封信给斯坎德,说我仍然喜欢他,只要他打开克鲁亚城门,烧了那双头鹰旗,我还封他做苏巴什!”伊阿克凑近苏丹,迟迟疑疑地想说什么。苏丹瞟了他一眼,笑了起来:“伊阿克,想吃羊肉么,喏,这羊尾赏给你!”伊阿克摆摆手说:“不,陛下的晚餐,我怎敢分享呢!”苏丹把眼一瞪:“叫你吃就吃么,酸文假醋地客气什么!”伊阿克接过羊尾,浸浸有味地咬得满嘴流油。10万军队来到小小的阿尔巴尼亚,粮草接济不上,士兵半饥半饱,他这个当将军的也好几天没吃荤腥了,馋得很。吃了羊尾,身上有了力气,他挺了挺胸说:“陛下,斯坎德公然背叛奥斯曼帝国,罪恶滔天,应该将他活捉了扔进海里淹死!”苏丹用割羊肉的尖刀指着伊阿克的鼻子说:伊阿克,你又说大话了,你捉得住斯坎德么?记得当年的军事学校,你们是同学,你的马术和剑术根本不是他对手!斯坎德是阿尔巴尼亚人的灵魂。灵魂是淹不死的,咱们只有把灵魂收买过来,阿尔巴尼亚人才会服服贴贴地趴倒在我们土耳其脚下哇!伊阿克,你吃了我的羊尾,还不懂这个道理么?”伊阿克羞愧地说:“陛下,我懂了,我立即写劝降信,派人送到克鲁亚城去。”土耳其使者进了克鲁亚城,好长时候也不见出来。伊阿克感到有点不妙,骑马来到城下,高叫:“斯坎德,快放使者出来!”他的语音刚落,从城头上飞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呼地一声落在他的马前。伊阿克一看,是使者血淋淋的头颅。他大惊失色,歇斯底里地吼叫起来:“斯坎德,两国相交,不杀使者,你太卑鄙了!”城头上跳出一个魁伟的汉子,他是勇将乌兰。乌兰对着城下喊道:“我是乌兰,斯坎德培不在城里,使者是我杀的,跟他无关。

要说卑鄙,是你们土耳其人,你们从亚得里亚堡到阿尔巴尼亚,欺压我们,这不卑鄙么?我还要宰你这条卑鄙的土耳其狗呢!”伊阿克气得一愣一愣的,说:“乌兰,你没资格跟我说话,叫斯坎德出来和我说话。”乌兰哈哈大笑:“斯坎德培现在不出来,他一出来,你们准吓得屁滚尿流!”伊阿克悻悻而回,向土耳其苏丹报告了乌兰杀使者的事。苏丹脸都气青了,下令向克鲁亚城开炮。在炮火配合下,步兵发起了冲锋。山路窄小,步兵只能三个一排地鱼贯而前,冲在前面的小股部队,被城上密集的弓箭和飞石击得人仰马翻。后面的人马慌忙后退,窄小的山路顿时拥挤起来,许多士兵和马匹被挤落到深涧里去了。

土耳其苏丹先后征服了小亚细亚和巴尔干半岛,打了许多胜仗,做梦也没想到,打这弹丸般的克鲁亚城会如此窝囊,就像一只饿急的老虎面对缩成一团的刺猬,不知该怎么下口。他攻了一天没攻下城,见天色晚了,便闷闷不乐地命令收兵。回到营帐,部下端上烤羊肉,他厌烦地挥挥手让撤回去。

伊阿克见状,急忙召来十几个阿拉伯少女,让他们跳舞给苏丹解闷。阿拉伯少女翩翩起舞,使出浑身的解数,总算把苏丹逗得脸上有了笑容。

苏丹情绪安定后,刚想入睡,卫兵勿匆忙忙地跑进来,说:“陛下,大事不好了,咱们的运输队,在海边被斯坎德培包围了!”苏丹霍地从卧塌上跳起来,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10万大军,粮草是个大问题,他组织了一支3000人的运输队,从小亚西亚运来大批军粮和牛羊肉,指望士兵们饱吃之后,增加士气,踏平克鲁亚城。一旦军粮被劫,10万人的部队会像沙滩上的楼阁,说垮就垮了。苏丹很快清醒过来,高声说:”伊阿克,快,率一万骑兵去解围!”伊阿克赶到海边时,运输队已经被消灭了,大部分军粮披斯坎德培枪走了,剩下一小部分,也被斯坎德培放火烧了。伊阿克眼看着军粮在火焰中变为灰烬,耳边顿时响起了乌兰的话:“斯坎德培一出来,你们准吓得屁滚尿流!”伊阿克背脊里直冒冷汗,他自忖是无法打败智慧超群的斯坎德培了。

乌兰守城坚如磐石,斯坎德培率领8000轻骑兵,利用有利地形频频出击。各路小分队每到夜间就偷袭土耳其军营。苏丹围攻克鲁亚四个半月,除了在战场上留下两万多具尸体外,一无所获,最后只得带着残兵败将,狼狈地撤回亚得里亚堡。不久,苏丹穆拉特二世优郁而亡。阿尔巴尼亚双头鹰红旗,像自由的火焰,骄傲地在克鲁亚城上空飘扬。

斯坎德培领导的阿尔巴尼亚人民抗土救国斗争,有力地支援了巴尔干半岛各族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并阻止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继续向中欧扩张。

上一篇:贞德保卫奥尔良的故事
下一篇:红白玫瑰战争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