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胡司战争的故事

 

说来使人难以相信,发生在十五世纪中叶的捷克历史上有名的“胡司战争”,其领导人竟是一位年过花甲、双目失明的老人。

这老人名叫约翰·杰式卡。公元策1419年7月,他率领捷克各地的农民和城市平民,共四万二千多人,聚集在捷克南部的塔波尔山上,树起了反对压迫捷克人民的德国僧侣贵族的旗帜。在他们的影响下,捷克首都布拉格的市民也举行了武装起义,捣毁教堂寺院,驱逐德国贵族,并攻占了市政厅。

和德国僧侣贵族勾结的捷克国王瓦茨拉夫惊惧而死。

这次捷克人民起义,既然是杰式卡发动的,那么历史上为什么不称杰式卡战争,而叫胡司战争呢?原来,胡司是布拉格大学校长,是一个中产阶级的思想家,此外,他还充任布拉格伯利恒教堂的传教士。他目睹德国僧侣贵族把持捷克教会,占有捷克地产,通过地租和杂税榨取捷克农民血汗,于是便利用大学讲台无情予以揭露。1412年,德国教皇派人在布拉格兜售“赎罪券”。所谓赎罪券,是教会印制的一种纸片,强迫农民购买,胡说有了这些纸片后,死后便可进入天堂。胡司怒斥教会这一搜刮民脂民膏的无耻行为,号召人们拒绝购买,胡司的行为,激起了德国僧侣贵族的仇恨,他们将胡司诱骗到德国,逮捕了他,并于1415年7月6月,将他活活烧死。胡司遇害的消息,激起了捷克人民的强烈抗议。在他死后不久,捷克人民便在杰式卡领导下,燃起了一场反对德国僧侣贵族的烈火——胡司战争。

话题再回到约翰·杰式卡。1421年的一个夏夜,狂风呼啸,大雨滂沱,雷鸣闪电。双目失明的杰式卡,帝着一支庞大的队伍,急速地行进在捷克中部的一条大道上。

在这支庞大队伍前列,是上百辆木制的大车。每辆大车前有四匹马在拖拉,每对马有一个驭手,骑在其中一匹马上。车后跟着七、八个手执武器的步兵。车四周是木板做成的遮棚。遮棚形似一个小屋,顶上盖有穹庐形的布盖,可以档住风雨。

遮棚一边的木板可以装卸,便于士兵上下。车上还装有轻炮和当时刚出现的火绳枪,还贮有粮食等物资。远远望去,那绵延数里的大车,就像一座座活动的房子,在原野上飞驰,车轮滚动时发出的隆隆声,就像云端里的雷鸣一样,听起来撼人心魄。

雨越下越大,道路泥泞不堪,车轮陷进烂泥里,四匹马吃力地拖着沉重的大车,急促地喘息着。

杰式卡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听觉灵敏,他从车轮的转动声判断,大车队前进的速度缓慢了下来。他那下塌的眼皮颤动起来,拿起剑敲击车棚板,大声说:“传令兵,到我这里来一下!”传令兵浑身被大雨淋得湿漉漉的,他赶紧跑到杰式卡坐的那辆大车边,撩开大车前门的布帘,说:“父亲,你有什么吩咐?”杰式卡严厉地说:“传我的命令,队伍要保持全速前进,无论如何要在天亮前赶到古登堡,违者按军规惩处,决不宽恕!”称杰式卡为父亲的传令兵,并非杰式卡的儿子。杰式卡在率领捷克人民起义时,眼睛并不瞎,他是在一次激战中,受箭伤而失明的。失明后,他仍然率领部队,忘我地为祖国的独立而战斗。他的名字使敌人闻风丧胆。他的部下,都尊敬地称他做父亲。杰式卡年轻时当过骑兵,有丰富的作战经验,他料事如神,决策正确,常常率领部队出现在敌人意料不到的地方。给以狠狠打击。这一次,他得到消息,德国皇帝和教皇的讨伐军,正由德皇西吉斯孟德率领,前来围攻布拉格。这是德皇第二伙来犯了,一年前,西吉斯孟德率几十万军队,在布拉格城郊被杰式卡打得大败。他不甘心失败,又来侵犯了。杰式卡经过周密部署后,率军西进,前往古登堡迎击敌人。

古登堡是捷克首都东边的重要据点,是布拉格的屏障。此时此刻,德皇西吉斯孟德的军队正从相反方向,由西向东朝古登堡行进。局势明摆着,谁领先一步到达古登堡,谁就取得了主动权。

传令兵将杰式卡的命令传达下去后,大车队的速度快了起来。可是过了一会儿,又停止不前了。杰式卡问是怎么回事,传令兵说,有几匹马四蹄陷进烂泥挣扎不动了。杰式卡果断地说:“将马杀掉,扔到路边,车上的人都下来,推着大车跑!”杰式卡自己首先跳下大车,瓢泼似的大雨劈头盖脸地浇下来,传令兵忙替他披上斗篷挡雨,他扔掉了斗篷,一手推着大车,一手像鸟翅似地摆动着。他的鞋子陷进烂泥里,就干脆甩了鞋子光脚往前踩。他的行动,鼓舞了部队的斗志,大伙都咬着牙,冒着刀风剑雨,用尽全力推车向前。

经过一夜急行军,黎明前,杰式卡和他的大车队终于抢先到达古登堡,这时,雨停了,远山朦胧,近处葱笼,大地间充满了清新的气息。杰式卡坐在大车上歇息,忽然觉得胸口被什么猛刺了一下,一股咸涩的东西从喉咙里涌了出来,嘴巴下意识地一张,鲜血如泉而出。

传令兵急坏了,扶起杰式卡,惊叫:“你怎么啦!”杰式卡对他直摆手,说:“别嚷嚷,我这是老毛病了!”他让传令兵去车下挖了一些稀泥,将血迹盖住了。传令兵见他脸色苍白,就说:“父亲,我送你进古登堡城里去,找个地方歇息一下,你太疲劳了。”杰式卡爱抚地摸摸传令兵的脑袋,说:“傻孩子,我是军队总指挥,怎能离开部队去休息呢,我累,你们也累哟。

眼前还不是休息的时候,要趁敌人没有来到之前,抢占有利地形,把大车阵摆起来。只要我们摆好大车阵,敌人就输定!”杰式卡挣扎着从车上坐起来,他只觉得眼前发黑,头昏沉沉的像压了块磨盘。他暗中咬着牙,以巨大的毅力支撑着。他觉得自己的体力,像油灯一样,快熬干了,他要竭尽最后一点力量,指挥部队和凶恶的德皇决战。

古登堡附近有一块高地,可以了望,杰式卡的指挥部就设在那里。高地四周是田野,绵延数十里,正是摆大车战阵的好地方。他让几百辆大车在田野里围成许多个圆形阵地。每个圆形阵地直径有一里左右,大车之间用铁链连接起来。马匹被牵到圆形阵地的中心,还在圈中架起了轻炮。轻炮是杰式卡的发明,在此之前,只有在攻打城市中才使用大炮。杰式卡将大炮改制成小型的便于携带的轻炮,在野战中使用。大车朝外的一面,都是高高的木板,内侧的木板则彼拆除,这样,士兵可以上下自由地躲在木板后面的敌人射击。

布置停当后,红红的太阳从东方升起来了。杰式卡派出骑兵,去前方侦察,又命令部队原地休息,生火煮饭。吃饭的时候,杰式卡把下属的各路军官都召来,将自己大车上的煮熟的土豆、面包,还有熏肉什么的悉数拿出,犒劳他们。杰式卡还让传令兵拿出一个灰色的陶罐,将罐盖揭开,一股浓郁的酒香升腾而起。军官们眼里发亮,喜形于色,巴望着捧着陶罐一过酒瘾。

杰式卡笑着说:“就这一小罐酒,每人喝一口,罐底就干了,还不如让一人喝个痛快哩!当然,这人必须能对咱们忙了一早晨而布下的大车战阵,再出个好点子。”杰式卡慈父般地望着他的部下,他治军很严,但又很讲民主,每个普通战士都可以参与军事决策,集思广益,是他打胜仗的诀窍。这不,他又利用战前的空隙,用巧妙的方式,调动部下的积极性献计献策了。

一个络腮胡军官说:“我有个建议,刚下了场雨,地上很湿,我们何不在大车阵地前挖掘一条壕沟,阻挡敌人骑兵呢,将敌人隔在壕沟外,他们打不到我们,我们可以利用车板作掩护用火绳枪射杀他们!”杰式卡眉梢一动,说这个建议好,应该奖赏喝酒,叫传令兵将酒罐递给络腮胡。络腮胡得意地朝众人眨眨眼,举起酒罐痛快地喝起来。他刚喝几口,酒罐被另一个黄毛头军官夺走了。黄毛头说,“你不能把酒喝完,我还有个好点子呢!壕沟只能挡住敌人,不能消灭敌人。如果将壕沟挖深点,上面盖上树枝涂上稀泥,就变成陷阱。敌人骑兵跌入陷阶,就完蛋了!”杰式卡连连点头,说这点子好,剩下的酒归你了。黄毛头咕冬咕冬喝了几口,抹抹嘴唇说:“大伙还有没有好点子了,没有,我要一饮而尽啦!”一个瘦长脸军官忙说:“有,我有一个点子,在沟底插上削尖的树枝,杀伤力更大了!”就这样,七嘴八舌,一罐酒喝完,一个好的杀敌方案也在谈笑间形成了。

饭后,各部军官回去带着士兵挖深沟埋尖刺做陷阱,干得热火朝天。

下午,侦察骑兵飞驰回来向杰式卡报告:德皇西吉斯孟德率军快到古登堡了。

德军为什么这么迟才赶到呢?原来,他们在途中同样遇到大雨,道路不好走,就停下休息。雨停之后,他们又沿途抢劫老百姓的财物,把时间耽误了。到了古登堡,西吉斯孟德听说杰式卡没进城,不觉得意地哈哈笑起来:“杰式卡这乡下佬不懂战术,他如若据守古登堡,凭城墙的坚固,还可以抵挡我们一阵子。现在他们散据城乡田野,怎挡得住我们的铁骑兵呢?”他率主力进了城,纵令士兵抢劫,自己找了地方歇息,仅命一个军官率3000骑兵出战。他说:“对付这瞎眼老头儿,何劳我亲自动手呢。”那个德国军官率3000骑兵来到杰式卡部队的阵地。他见一块高地上有棵大枫树,树下,一伙人簇拥着一个眼窝深陷,脸上长着许多乱蓬蓬络腮胡的老人,指指点点地在谈论什么,时不时发出朗朗笑声。有一个德国骑兵惊叫起来:“那老头就是瞎眼杰式卡!”骑兵军官大喜,大声说:“冲上去,活捉他!”带头策马往大枫树冲去,3000骑兵争先恐后地跟在他后面。

骑兵离大枫树仅50米了,杰式卡若无其事地继续和周围人谈笑风生。德国骑兵军官两腿使劲一夹马肚,那马腾空而起,跃出去几丈远。只听扑通一声,那马跃进了伪装的壕沟里,那军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脑袋就被沟底的尖刺戳了个大窟窿,一命呜呼了。后面的骑兵一个个像下元宵似地纷纷落进壕沟,很快将壕沟填满了。

趁这工夫,杰式卡的大车迅速松开锁链,排列两行,中间布满了步兵,骑兵则迁回到大车的远处。德国骑兵重新集结起来,再次发动冲锋,这时壕沟已填满,他们就踏着同伴的尸体过了壕沟。他们见杰式卡的骑兵在后移动,以为敌人的防线已经突破,便一股劲去追杀骑兵。

突然,一声号令,大车像巨蟒似地围成了许多圆形,锁链又连接起来,德国骑兵被分割开来,围在一个个圈内。这时,中间的一部分步兵一手持盾牌,一手持铁钩。把德军骑兵纷纷从马上钩下,另一部分步兵则将倒地的骑兵用刀枪砍杀。没有被钩下的士兵,吓得晕头转向,想冲出包围圈,却彼大车挡住了。大车外的骑兵欲来救援,杰式卡的士兵则利用车上的木板作掩护,用火绳枪、长矛、战斧等袭击,使他们无法接近。圈内的德国骑兵得不到掩护和支援,成为瓮中之鳖,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不是被钩杀,就是被马踩死。

没有被围进大车圈里的德国骑兵,正暗自庆幸,准备后撤。突然又是一声号令,迁回到远处的杰式卡骑兵呐喊着,勇猛地杀过来。同时,大车的连接处忽然打开了一条通道,大批已经把德国骑兵消灭的步兵,从通道处潮水般涌出来,和迂回过来的骑兵相会合,把德国骑兵全部歼灭。

消灭敌人骑兵后,杰式卡下今后撤。他的部下不解地问:“为什么不乘胜杀进古登堡,活捉德皇呢?”杰式卡说:“古登堡城池坚固,攻城非我所长,还是引蛇出洞吧!”德皇西吉斯孟德听到3000骑兵被全部歼灭的消息,惊出了一身冷汗,急忙关上城门,以阻挡杰式卡的追击。后来,他见杰式卡非但没攻城,反而往后撤退了。他以为杰式卡害怕德军主力部队报复而逃跑了。他又洋洋得意起来,下令打开城门,亲率大部队追击,岂知杰式卡正张开大网等着他们呢,冲在前面的骑兵,糊里糊涂地陷入了大车包围圈,死伤大半。

西吉斯孟德这才知道杰式卡的厉害,那时开时合,神出鬼没,变化无穷的大车战阵,使他胆颤心惊。他害怕自己也会陷入其中,从马上被钩下来砍去脑袋。他下令烧了古登堡,率军逃回德国去了。

1424年10月11日,杰式卡积劳成疾,不幸病逝。由于德皇的收买,胡司党人内部出现了叛徒,自相残杀,使轰轰烈烈的胡司战争失败了。但是,胡司战争对捷克有巨大的意义,它给予德国及捷克的封建反动势力以沉重打击,争得了捷克在一定时期内的政治独立。杰式卡创造的大车战术,在世界军事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捷克人民为自己的伟大民族英雄胡司和杰式卡而自豪。

上一篇:瓦特-泰勒起义的故事
下一篇:贞德保卫奥尔良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