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主人

  天堂的主人
一天早晨,铁塔挎上猎刀、弓箭,葛公扛上锄头和千担,从雾幕中登上了天堂山。葛公就在山腰挖葛,铁塔绕上山路,去后山寻找猎物。
铁塔转过几座山峰,来到天塘湖边。见五彩金鱼在水中追逐游戏,吐出成串的银珠,与初升的太阳相辉映,显得晶莹灼目。他轻步走上前去,忽然听到那黑鳞说道:“我的五妹雪鳞,我好象看见一个人影。”白衣白裙的雪鳞答道:“不!那是树影。大姐,是你看花了眼睛。”又听到绿衣紫裙的翠鳞叫道:“我的五妹雪鳞,我好象听到一点响声。”雪鳞答道:“哦!别害怕!二姐,那是松鼠在扒枯藤。”又听得红衣黄裙的丹鳞道:“我的五妹雪鳞!我的心,为什么急跳得很?”雪鳞道:“你在穿梭似的急游,三姐,你当然不能平静。”黄衣绛裙的金鳞道:“我的五妹雪鳞!我在慢游,为什么也不能平静?”“哈!四姐!在这春天里,你可能动了春心。”“呸!鬼丫头!看我不撕你的嘴!  ”湖里传出一阵笑声和拨浪声。雪鳞真的没有察觉有人吗?五姐妹中,数她眼最尖、心最灵。其实呀,她早瞅见了立在树后的铁塔,也看透了他忠厚、本份、猛跳的心。铁塔不想惊动她们,正要转身,忽听“叭啦”一声响,一个尖嘴猴腮、长腰短腿的妇人,从湖边死角处窜下去,一手捞住浮到浅水的金鳞,朝上猛拖。金鳞急呼:“姐姐!救我!”湖水掀起了急剧的浪花。雪鳞振翅飞跃上岸,朝那妇人劈面喷了口水,呛得那妇人一个趔趄,松开金鳞,就地一滚,变成一只五尺多长的花尾臭狐,张牙舞爪来抓雪鳞。雪鳞腾跃抗击,甩动扇尾,给臭狐一记响亮的耳光。臭狐扒动前爪抓伤了雪鳞前鳍。正在这危急时刻,铁塔拔出腰刀,大喝一声:“臭狐看刀!”奋力挥去,正中臭狐尾根,臭狐一声惨叫拔腿逃命去了。铁塔急步赶到水边,双手托起浑身战抖的金鳞,轻轻地放入水中,又抱起负伤的雪鳞,用舌尖轻轻舐去伤痕上的血迹,敷上些狩猎常备的伤药粉,放入水中道:“去吧!勇敢的雪鳞!”转身正要沿着血迹追去,却听到湖中有人叫道:“神勇的铁塔,请您稍停一下,”铁塔转身见天塘湖的水面上,站着五位美丽的姑娘,向他施礼致谢道:“我们是洱海龙女五姐妹,来到天塘湖里安家,无端引起花尾臭狐嫉恨,无时不在寻衅找茬,时才多亏您搭救,这恩情不知怎么报答。送您金银太俗,金银只能使庸人眼花,送您珠宝太轻,珠宝难报答救命恩情。”铁塔道:“打狼射狐,是猎人的本分,说什么报答恩情?自从你们来到这里,群峰增添了幽美、湖水更加澄清,在这里常来常往,对你们, 我倒要感激万分。”正说着,忽听到:“爷爷!爷爷!”小孩的哭叫声,大家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浑身黄毛的野物,咬住一个系红抱肚的娃娃,从山梁上直窜下来。五姐妹齐声惊叫道:“哎呀!黄烟怪咬住了何七!”铁塔不声不响,张弓搭箭,“嗖”地射去,百步以外,只听黄鼠狼精“嘎”地一声怪叫,栽了一个筋斗,抛开了娃娃,铁塔飞步上前,正待举刀劈去,那怪物连放三个救命屁,臭气熏天,趁机窜下山沟不见了,地上留下一只被射掉的耳朵。铁塔连忙抱起摔昏了的娃娃,五姐妹也赶来看护。这时,一位白发银须的老阿公,领着六个同样大小白胖的娃娃,急步赶来,双手捧住何七的头,口对口地输了一口长气,何七睁开了双眼,叫声“爷爷!”众人喜道:“老神仙真能起死回生!”老阿公接过何七,向铁塔称谢道:“多亏你啊!勇敢的猎人!你算得山林的主人。”
这老阿公就是玉屏峰顶的鹤首翁(何首乌),七个胖娃娃就是他的孙儿,今早,他带着他们出来采药,被躲在刺蓬下的黄烟怪叼走了何七,祖孙闻声赶来,幸遇铁塔相救。龙女五姐妹也将花尾臭狐相害的事诉说一遍,请老人想出个办法,将两个妖怪除掉。鹤首翁道:“有道是:众人拾柴火焰高,只要大家齐动手,把这天堂山七沟八梁十三湾,上上下下,全部开成良田沃地,让那些山妖野怪,无处藏身,自行灭迹。”铁塔喜道:“我和阿爹早有开山之意,只是人手太少  ”不待他说完,龙女五姐妹抢着道:“我们可以引水灌田。”何家七兄弟接着道:“我们可以拱土栽茶。”铁塔道:“多谢各位乐意相助,待我回去和阿爹商量,再邀约附近山民,一同开垦天堂山。”大家拍手称好,各自回家。
上一篇:玉龙撒珠湖
下一篇:天堂风云